FANDOM


Forums: Index > 月色花苑 Moonlight Garden > 那个花莹洗(福星)学者的问题究竟是在哪里?


在 8 May 2013 在 10:52 PM 小小 mars 写:

花莹洗自己并不知道自己的问题究竟是在哪里?
花莹洗在菊花社区(幸福监狱)上贴叫号——要在这里等着北京老太与她花莹洗单挑!!!

问题的引发是因为心情以诈骗的手段蒙骗很多的学者老太!
我们发现了这个问题以后给曝光了……而且是立点明确,旗帜鲜明的站在这些被蒙骗的学者老太这一边!!!

花莹洗对这些被心情蒙骗的学者老太提出了质疑?并抓住这些被骗的老太不放手!!!

表面看这个花莹洗是在主持公道——能够迷惑很多的人呀?
但是花莹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差在哪里?(当下我们不认为花莹洗是故意混淆视听)

比如,花莹洗面对的是两个人——左边的人是个贼;右边的人是个被贼抢劫的老太。

一般来说,但凡是有点正义感的人都会——立点在老太那里,指责那个贼!!!
但是,我们的这个花莹洗每每总是立点在贼的屁股那一边——狠狠的指责被抢劫的老太!!!

这一点,花莹洗与云中故客极为相像。云中故客立点在韩生魁诈骗众学者钱财的那一边,并称赞韩生魁等人是发财有道!(布嵘的问题就在这里,认为是应该的)

可能是花莹洗与那个云中故客有旧吧?云中故客在幸福监狱里一看见花莹洗就称兄道妹的要请花莹洗在合肥喝酒!

所以,花莹洗与云中故客看问题的方法是一致的?
我们认为,花莹洗的问题在于是替贼解脱!

聆瞻、文初自己就是个贼,所以总是替贼喊冤叫屈。

小草点评:聆瞻文初等人就去当冤死鬼、屈死鬼吧!!!
哈哈哈……2013-5-9 

在 8 May 2013 在 11:15 PM 小小 mars 写:


Abenzio 无名 http://www.shtyle.fm/profile.do?userid=32779772
小和尚说的这个谩骂众学者的无名——已经潜伏在我们这里很久了。可以看看这个无名的好友里——有很多的我们的众学者呀?2013-5-9 

在 8 May 2013 在 11:18 PM 丫头片子 angela 写:
其实这位花姐姐(根据头像判断性别..(^o^)/~)优点挺多的~
好多姐姐们都称赞她说话理性幽默~非常淑女~
只是这位姐姐有时太固执己见了
自己的看法就认为绝对正确
就算告诉她相关事实,也是不愿意改变自己的观点呢
那个面子放不下,可能是没给搬梯子吧?
在 8 May 2013在 11:22 PM 凉 月 写:
布嵘,曾经用过的网名之中就有“福星”,
花莹洗注册在啰唆网里的真实网名是“福星”。
说不定这个花莹洗(福星),可能就是布嵘呀???
2013-5-9
在 8 May 2013 在 11:31 PM 丫头片子 angela 写:
关于Dhangadhi king同学,大家看看能不能解禁呢?
首先是以前没有看到这位同学的不良言行,之前搬家时的毛狗之说,感觉更像是自嘲,而不是说他自己就真的是ZF走狗。
其次是那个川平同学卖像的帖子里,本来就说是删了就没事了,可能大家看到自家人做这种事,比看到外人更为可恶,所以言语上也确实激动了一些,有些话确实不雅,有些过火。
再次,上面引用的king同学的言论,部分同学解读为是为聆瞻等人说话,但感觉也可以理解为king学者说的是大家对他这类学者的攻击的方面更多,我觉得他说的话中确实有正确的部分。
很多的同学不是每天都上网看帖子的,有不少都弄不清来龙去脉,包括我们内地的同学在内,很多都不太清楚当地的法律,更不用说一些隐性的社会规则了。就算是都弄清楚了,有时也难免有说话照顾不周,没有考虑清楚的情况。只要这些同学没有像聆瞻、姗姗、无名等人恐吓、谩骂、欺诈……觉得大家有精力时应该都比较平和、耐心的去解释,没时间没精力的时候就不说话好了。
俺现在就没精力了,先不说了吧,去补充点儿能量吼吼!..(^o^)/~ 
在 8 May 2013 在 11:33 PM 丫头片子 angela 写:
回凉月姐~咱们还是别猜了哈哈,认理不认人~
感觉布嵘哥还没那个水平写那些文字..(^o^)/~ 
在 8 May 2013 在 11:34 PM 丫头片子 angela 写:
另外俺觉得花莹洗同学也有说得对的地方
那就是早就说过不要有金钱来往
为什么有的同学就是不听呢?
一个巴掌拍不响
另一个巴掌为什么拍上去?
所以花同学认为两个巴掌都有错~ 
在 9 May 2013 在 12:22 AM Rosie 绯红女 写:
亲爱的凉月,布嵘以前的名字是吉星,不是福星。福星另有其人呀 2013-5-9
在 9 May 2013 在 7:33 AM 雁南飞 Geese 写:
【这一点,花莹洗与云中故客极为相像。云中故客立点在韩生魁诈骗众学者钱财的那一边,并称赞韩生魁等人是发财有道!(布嵘的问题就在这里,认为是应该的) 】
记得以前同观那段时间,雁南飞总被虚空棒打,在垂头丧气的时候,布嵘私下跟我说,你是被虚空器重,还说很羡慕类似的话。
如果当初布嵘看到雁南飞棒打,是因为虚空器重,那么当下你被棒打那也是一次难得锤炼的机会呀……因为我们平时习惯张扬自我,以人我核心——一切顺着自己的“我”为幸福……
只是虚空的帮打,是不会顺着人我来下棒子的……她只会让你人我越来越难受,甚至痛苦,那么结果呢……是光明,是放下,是那……风雨生生路,湛湛自然定。
布嵘,如果你能够认识到这次是破我磨我的机会,低头顺着棒子走,照照自己早已习以为常的人我,请虚空来说说自己,那又会是一番风雨路……又是一番新天地。
只有在人我的绝望中,才能看见光明,那是虚空对你的召唤——情……2013-5-9

眾学者回应[1]

Community content is available under CC-BY-SA unless otherwise noted.